您的位置: 首页 > 教师教育与研究 > 教师教育研究 > 正文

不忘初心守本真

时间:2016-11-11  来源:   作者:赵辛辰   点击:

不忘初心守本真:一个小学校长的2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对话江苏省丹阳市正则小学校长赵辛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本刊记者 谢 凡

“……惟生无尽兮,爱无涯,璀璨如花兮,都如霞,畴发其蒙兮,茁其芽,鼓舞欢欣,生气充塞,正则正如秋月华,美呀!”自从1912年中国著名美术教育家、国画大师吕凤子先生取屈原之名—正则为校名,捐资创办正则小学,这悠扬的歌声便在这座“丹凤朝阳”的文化古城—江苏省丹阳市传唱了近一个世纪,它传递着正则小学的百年沧桑,也延续着今天和未来的岁月如歌。对于正则小学校长赵辛辰来说,他的办学历程,正是让“正则”植根、传承、扬名的历程。

“给我一个支点,我就可以把地球撬动。”赵辛辰对这句名言有着深刻的琢磨和体悟。无论是在完小还是在“一穷二白”的新建校,无论是在薄弱学校还是品牌学校,他一直在以独特而敏锐的视角、以不忘初心的执着、以智慧和坚守,不断为学校寻找发展的支点,并且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精彩。

从“风筝校长”到“艺术校长”:为薄弱学校寻找发展支点

1981年,赵辛辰作为丹阳师范学校的优秀毕业生,被分配到丹阳实验小学,先后担任过数学和体育教师、团支部书记、大队辅导员,1993年就任云阳镇草埝小学校长。在草埝小学,赵辛辰以“放小风筝,办大教育”为切入口,为学校找到了生长和发展的支点,使这所薄

弱校的“风筝”飞向了蓝天,赵辛辰也成为当时丹阳很“牛”的“风筝校长”。1996年来到丹阳市开发区中心小学这所新建校后,他又以艺术教育为支点,为学校找到了“绽放”的位置,“艺术校长”的称号也不胫而走。

记者:说起您的办学历程,很多人都会提及当年的“风筝校长”。作为一名新校长,您当时是怎样为一所薄弱完小寻找到发展突破口的?

赵辛辰:当时的草埝小学是一所只有六个年级六个班、每个班50名学生的完小。尽管学校比较小,但我们还是基于学生的成长,摸索着做了不少事情。

草埝小学当时有一位老教师李老师,他的手工艺功底深厚,尤其精通扎风筝、剪纸。于是,我们便充分发挥李老师的长项,从扎风筝开始,在学校开展中国传统民间艺术教育。所有学生都要学习扎风筝,学校每年都会举行一次风筝节;我们还组织学生参加一些全国、地方性的风筝比赛,也取得了一些荣誉。在此基础上,我们又把单纯的风筝比赛逐渐引导到学校的课程建设上来,更准确地说,当时应该叫第二课堂。

那时候,每年四月春暖花开的时节,就是孩子们最期待的风筝节,一次延续一个月,每周都会有不同的活动安排,包括编风筝歌、跳风筝舞、画风筝、写与风筝有关的作文等一系列活动。在最后的展示环节,学生们可以通过歌舞诗画等多种方式,写风筝、说风筝、唱风筝、卖风筝,来呈现这一个月教育活动的体验和收获。后来我们从扎风筝拓展到多种传统民间艺术。学生在几年间可以学习多种技艺,如剪纸、缝纫及其他手工制作。

记者:把民间传统技艺融入课程,与学科进行融合,这在当时还是比较超前的,教师会手工艺和能开课程毕竟不是一回事。你们是如何解决师资问题的呢?

赵辛辰:虽然学校只有不到20名教师,但教师们积极性很高。那时候的教师也很能干,对于生活必需的一些技能技艺,如缝纫、刺绣等各种针线活,很多教师都做得特别棒。这些在某方面有突出表现的教师就成为我们的辅导教师。我们开发了校本课程,自己编写了校本教材,将其纳入到教学活动中。当时的学习和各种活动与学生的生活实际联系很紧密。学校的特色教育开展得有声有色,江苏省教育厅后来编辑了一本《成功之路》,其中还专门介绍了这所完小的办学经验。

记者:您后来去的丹阳市开发区中心小学是一所城郊学校,在师资薄弱的情况下,您为什么会选择艺术教育作为学校的发展支点?

赵辛辰:开发区中心小学是一所城乡结合部的学校,最初有11个教学点,本校没有实体。我1996年到那里做副校长,1998年开始主持工作。当时,新建立的开发区经济发展很落后。学校的破败甚至超出我的想象,生源差,师资力量较薄弱,教师缺乏自信,教学水平跟城区差别很大。因此,一方面我们要“白手起家”,建设新学校;另一方面则需要结合学校实际状况,找到一个突破口,来带动学校其他工作的提升。于是,我就想办法广泛利用社会资源。比如:受我堂兄曾在丹阳实验小学创建艺术团经历的启发,我请他帮忙请回当年那批知青,作为我们的校外辅导教师,从利用双休日开展兴趣班活动,到后来尝试对学校的课程进行改革。如在一至三年级,每周拿出一节音乐课开设形体课,拿出一节美术课开设泥塑课。

我们的社团活动也开展得红红火火。比如:我们开设了演讲课,成立了管乐团,还请了南京艺术学院的老师来为学生上课。我们还专门组建了一个管乐团班,并且经过我的积极申请,后来市里还为他们打通升学通道,允许这个班的学生整体升入初中,以使他们的训练得以延续。为了给学生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,我们还在学校建设了专业的民族剧场。2000年全市小学生文艺会演,开发区中心小学获得第一名,被社会各方赞誉为“一匹黑马”。而这样的荣誉之前都是属于城区学校的。

之所以这样做,我也是基于学生发展的角度来考虑。比如:开设演讲课是因为我觉得农村孩子语言表达能力欠缺,很多孩子不敢在人前开口说话;开设形体课是希望学生们通过形体动作的训练,能够站有站相,走路有美好自信的姿态。我当时的想法就是“不为艺术而艺术”,一方面,让我们的孩子在艺术学习中得到陶冶、提升自信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的素质、素养也会慢慢得到提高;另一方面,我的想法很纯朴,就是想让孩子们掌握一门技艺,哪怕他们成不了所谓的演奏家、演员,但是可以为他们今后的安身立命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。

聚人心·抓规范·出内涵:让资深老校“焕发新颜”

20038月,赵辛辰受命走进百年老校丹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(以下简称“丹师附小”)。这所历史名校曾经的璀璨、散乱的现状以及前任校长的光环,都让他有过“迷茫彷徨”。如何为这所资深老校寻找更上一层楼的支点?“要么不做,要做,就要努力做得最好”—赵辛辰紧锣密鼓地奏响了让这所老校焕发新荣光的三步曲:“聚人心”“抓规范”“出内涵”。

记者:像丹师附小这样的百年老校,其发展应该在一定的制高点上,您为什么会从“聚人心”和“抓规范”做起?

赵辛辰:当年的丹师附小是丹阳师范学校优秀毕业生的聚集地,可以说是人才济济。但是当时学校的人际关系比较复杂。基于学校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,从学校管理和发展的角度,我觉得首先需要凝聚人心,在学校打造一种精神,创造一种文化。其实“聚人心”和“抓规范”这两项工作是相辅相成的,我主要是通过做事来引导人、来理顺各种关系。记得我上任后给教师们做的第一个报告就是“心心相印、真诚相待、务实工作、创新进取”。这也是给教师传递一个信号,就是我这个新校长关注什么、需要什么、提倡什么。也正是在这第一次教师会议上,我和教师之间有了第一次“较量。

记者:这应该是一种“常态”与“规则”的较量?

赵辛辰:是的。当天的会场,一个是有一些教师一直在下面讲话;另一个是会议还没结束,就有教师陆续进出会场,人离开时,那种活动靠背椅便发出很大的响声,让现场几乎听不到台上说话的声音。因此,散会之前,我跟教师们进行了一次很严肃的交流。大意是说,丹师附小在社会上、在老百姓心目当中是一所名校,大家都认为名校的教师素质应该很高,但是老师们的表现却让我感觉有点儿名不符实。在会场保持安静,这是对讲话人的一种尊重,尊重他人,就是尊重自己,这是一个基本的礼仪规范。接下来,我说“散会”,然后整个阶梯教室里椅子乱响,于是我又请老师们坐下来……这样重复了三次,依然如故,老师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。第三次请他们坐下后,我很认真地跟老师们说,公共场合以不干扰他人为基本准则,离开座位时,轻拿轻放座椅,就会减少撞击声响。我认为这也是一个人的修养和教养问题。这应该是我和老师们的第一次“较量”。后来我们专门确立了关于教师集会的相关制度要求。

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。比如:学生做操时教师要跟学生一起做操,教师办公室保持桌面整洁,离开座位时凳子归位等习惯也是经过规范才逐渐形成的。这一系列举措,看起来是在规范教师的行为,其实出发点和归宿点聚焦在学生身上,最终是要以教师良好的行为习惯,来感染影响学生。这要远远胜过口头的、空洞的说教。

记者:看得出来,您一方面是在“凝聚人心,打造精神”,另一方面是通过细节管理实现“狠抓规范”的目标,由此在学校形成统一的价值观。这样的较量后来还有发生吗?

赵辛辰:这种较量其实在实践当中不断地产生。比如:2005年,我开始在学校推行家常课,提出推门听课的规范和要求时,就引发了部分教师的抵触情绪。我认为课堂改革是学校改革的核心,学生的营养来自一日三餐的家常菜,来自于日常的每一节课。因此,我们不仅随机听课,而且有明确的奖惩规定,并与考核挂钩,目的是让教师重视每一节课,关注、研究家常课。刚开始时,有些教师利用各种方式来应付学校的相关制度和要求。记得有一次我去听课,教师打开课件,课上得很好,结果我一看学生的作业,发现这节课已经上过了。后来我们便反复做工作,和全体教师进行交流,不断进行引导。经过几轮之后,我们也采取了一些改进措施,如对到了一定年限的老教师或两年内表现一贯认真的教师,可以免听,被免听的教师还可以与行政人员一起去听课。因此,我们的规范管理也是逐渐由外在走向内在,由显性到触及教育教学的根本问题。如今,www.3801b.com的家常课管理已经走向教育科研,“自学—分享”已经成为“正则课堂”的基本范式。

记者:从“规范管理”走向“特色发展”,大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?

赵辛辰:2006年开始,我将自己在办学过程中形成的一些思考进行了系统的梳理,然后通过进一步地提炼、升华之后,再融入到办学实践当中,由此形成了学校的办学理念和办学特色,即从建设“以礼立人”的特色项目这样的“点”,拓展到实施校本文化德育的“面”,再到立体建构“正则教育”、打造正则文化,实现了系统的、全方位的学校变革。

传统与现代融会贯通:为百年名校根植文化

新的正则小学是2010年暑假由丹师附小和丹阳市正则实验小学合并,再加上新融入的两所完小组建而成的教育集团。如何让这个由四所学校重组而成的教育集团,在同心同德的前提下实现同步同质的提升,尤其是做到制度层面上统而不死、文化层面上和而不同?面对新形势,赵辛辰以“正则文化”为内核,找准“发力点”,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架起穿越的桥梁,不断拓展学校的发展空间。

记者:将四所完全不同的学校融合成一所新学校,当时都面临哪些困难?您是如何应对的?

赵辛辰:当时这四所学校既有公办校,也有民办校,既有百年老校,还有薄弱完小。面对这种“互不相融”的现状,我首先提出要“同名同姓,同心同德”。也就是教育集团更名为正则小学,几个学校都改成校区;集团内部的人财物全部由总部统一管理,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教育集团。按照惯例,我每个新学年都会给全体教师做一个工作报告,2010年新学年,我将报告主题确定为“我们都是正则人”,就是为了统一思想,实现“同心同德”的发展目标。

丹阳的教育历史复杂,其实跟正则有渊源的不止一所学校。但是,我们真正梳理了正则的历史,让这所学校的文化找到了根基,而且还生根、开花、结果,如今正则小学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具有正则历史和文化的学校,并且这个校名也已经申请了专利。我想这也是我对这所学校的一个贡献吧。

记者:延续一所百年老校的文化血脉,实现正则精神的传承与发展,对您来说,这既是使命,也是挑战。

赵辛辰:这应该是一个不断地传承、发现、解读、发展与重新建构的过程。我的思路是,既要关注历史传统,尊重学校文化积累,又应该贴近时代精神与教育改革发展的需要。

“正则”是我们的校名和校训,更是学校建设的核心价值观。百年前吕凤子先生以正则为校名,就阐明办学搞教育的根本在于“其公正而有法则,合乎天道”。结合时代精神,我们又对“正则”二字进行了全新注解:正,就是做人求“正”,要品行端正,思想纯正,为人诚正,处事公正;则,就是做事合“则”,要合乎法则,遵循规则,讲究细则,以身作则。秉承吕凤子先生的思想,我们还确立了富有学校个性的思想观:即学生观—“把儿童当儿童,培养合理儿童”;教师观—“教师要成为美的表现者”;教育观—“穷己成己,穷异成异”。

现在,“培正则心,育正则人”已经成为正则人的共同愿景。我们从“正”字入手,坚持以礼立人,对学生进行养成教育;从“则”字出发,坚持“爱在行动”,对教师进行师德引领。目前,正德、正身、正言、正行也成了全体正则人自我修炼的核心内容。

记者:您又是如何让“正则文化”在学校落地生根的?

赵辛辰:学校文化建设应该是多维度立体化的。我们以“正则”为内核,致力于建设和美共生的环境文化、规范精细的管理文化、宁静致远的教师文化、德智相融的课堂文化、生趣充塞的活动文化,从而让正则精神扎根师生心间。比如:我们2015年刚刚搬入的新校区,对校园文化进行了整体设计与规划,“正则园”“凤起园”“秋华园”三个园林,体现了从屈原到吕凤子再到现代正则办学历史的脉络;“凤翔阁”内的吕凤子纪念馆、学校荣誉馆、学生成长馆、教师发展馆,让历史与现实在这里完美对接。我们希望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德育进行融会贯通,建设学校自身特有的一种文化,培养有“正则味”的知书达礼的学生,他们身上既有正则的烙印,更是未来的社会人、世界人。

2016年新学年,我在全体教师大会上的报告主题是“不忘初心回归教书育人的本真”,这是我对教师的希望,也是对自己的提醒。我希望用心用情去做校长,做一个“顶天立地”的校长,既不忘对教育理想的追求,又能够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地带给学生点点滴滴的成长。让孩子有所成长、有所发展,这才是衡量教育成功与否的标准。

人物小档案:

赵辛辰,江苏省丹阳市正则小学党总支书记、校长,江苏省特级教师,曾获全国优秀校长、全国小公民思想道德建设先进个人、全国基础教育科研先进个人、镇江市名校长等荣誉称号。编著有《文化德育论》《生活·体验·行动》《流转千年梦正则教育情》等著作。